趣读屋 - 网游小说 - 黄庭道主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五十三章 大圣有请!【求月票!】

第七百五十三章 大圣有请!【求月票!】

????????“不好!”

????????“不好!”

????????“老师救我!”

????????托塔天王佛心中恐惧,忙的呼唤燃灯上古佛。

????????久无响应。

????????“镇!”

????????6青峰口吐玄音。

????????大法运转,又有搬山力士、填海将军相助,三山九岛当头落下。

????????轰隆隆!

????????顷刻落定,怒涛翻滚。

????????玲珑宝塔一个翻转。

????????将托塔天王佛抖落出来。

????????“老师!”

????????托塔天王佛重见天日,还要呼唤。

????????却见天上一暗。

????????三山九岛压下。

????????整个人如遭重击,已经被镇压天河河底,弱水纠缠,再难脱身。

????????“天蓬!”

????????“天蓬小儿!”

????????“放我出去!”

????????托塔天王佛还在咆哮,奋力挣扎,引得天河水浩荡,三山九岛晃动不停。

????????“聒噪!”

????????6青峰听得心烦。

????????万丈身躯抬起一脚,落下时,漫天脚印一齐落下,踏在三山九岛之上。

????????轰隆隆!

????????地动山摇!

????????“啊!”

????????托塔天王佛身在其中,当场遭受重创,没了挣扎之力。

????????两眼猩红。

????????心底却有愤恨:“老师!何以诳我?!”

????????6青峰不理会许多。

????????施展手段镇压托塔天王佛。

????????当即命三山山神、九岛土地看守,但他饥时,与他铁丸子吃;渴时,与他溶化的铜汁饮。

????????又命座下风雷使者。

????????每隔三日拿灾风去吹他。

????????每隔九日降雷霆去打他。

????????让他受刑思过。

????????做完这些。

????????6青峰才冲着天河外拱手,口中朗道:“多谢仙翁在旁掠阵,还请入水府一叙。”

????????“真君神通厉害,斗战无敌。”

????????“贫道此来,倒是让真君见笑了。”

????????葛仙翁走出虚天,来到天河,落在6青峰跟前,一脸惭愧道。

????????看了眼被镇压三山九岛底下的托塔天王佛。

????????“好个天蓬。”

????????“这本事当真通天了!”

????????亲眼看到天蓬手段,葛仙翁也被惊着。

????????这可是昔日降魔三界的托塔天王,竟翻手之间就被镇压。

????????且从头到尾。

????????全在天蓬算计当中。

????????可怜李靖,在星斗门户外布置三年,本是可战可逃。

????????孰料却被天蓬一道法外化身骗的晕头转向,自己出了星斗,一切布置无用。

????????落得凄惨下场。

????????葛仙翁心中震惊同时,也在疑惑,天蓬如斯本领,陛下还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前来助阵又是何用意。

????????他自是不知。

????????6青峰非但骗过了托塔天王佛。

????????更是将玉帝、燃灯上古佛也骗了去。

????????谁也不知。

????????他竟当真修成金仙!

????????这托塔天王佛可不是大意,只不过是过于听信老师燃灯的话,并未多想,不曾起疑罢了。

????????若是寻常。

????????只怕还要多思考些,不会让6青峰得逞的如此轻易。

????????如今只能说。

????????运道不济!

????????“仙翁过奖。”

????????6青峰见着来人,张口笑道。

????????这位葛仙翁老早到来。

????????眼见6青峰被托塔天王佛‘吊打’,欲要出手相助,险些坏了6青峰大事。

????????幸好6青峰早有觉。

????????及时叫住。

????????不过到底是一番好心,6青峰自是承情。

????????只是。

????????“要让那位陛下失望了。”

????????6青峰心知肚明。

????????那位玉帝以为三年时间,他修不成金仙,故此早早派出葛仙翁,要在危急时刻相助,护他周全,进而施恩,让他感恩戴德。

????????可即便是昊天上帝,怕也想不到,6青峰有《黄庭经》在身,‘点化’之下,根本没有瓶颈可言。

????????入星斗闭死关三年,一举修成金仙。

????????对付区区托塔天王佛,哪里还用得着其他人帮手。

????????要不是这位李天王早在星斗外布下陷阱,又担心他五行遁术厉害,逃脱了去,6青峰甚至在星斗外就能将其制服。

????????不过。

????????力保稳妥,但求必擒。

????????6青峰还是习惯性的设局,稳稳当当将托塔天王佛镇压天河底下弱水泉眼当中。

????????没他准允。

????????除非燃灯上古佛亲至,否则休想逃脱!

????????……

????????“恭敬不如从命。”

????????“正要向真君讨杯水酒。”

????????葛仙翁也不拒绝,大笑应下。

????????6青峰先是肃清天河,此番又将托塔天王佛镇压,神通战力毋庸置疑,属实冠绝三界。

????????多多亲近不是坏事。

????????“仙翁请!”

????????6青峰也笑着,与葛仙翁一道往水府赶去。

????????这一次。

????????闭关三年,紧紧巴巴。

????????此前一身积累、身家,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蟠桃、人参果、九转金丹消耗一空,二十五具金仙级法相金身也被他炼化了十二具。

????????但好在天时地利、灵果金仙齐备,总算水到渠成,成就金仙。

????????一切都是值得的。

????????心情大好。

????????与葛仙翁攀谈着。

????????忽见天河外。

????????三道身影驾云而来,有人呼唤:“前方可是天蓬真君?”

????????“嗯?”

????????6青峰脚下一顿,抬头看去。

????????三人到来,落在跟前。

????????其中两人6青峰都认识。

????????一个大腹便便,满嘴油光,乃是净坛使者菩萨。

????????一个仙风道骨,仪表堂堂,乃是四天师之张道陵张天师。

????????唯独最后一人。

????????身长八尺,头梳髽髻,髯过于腹,大眼睛,红脸膛,手执扇子,袒胸露乳,一副乐呵呵的样子。时不时用扇子拍打几下大肚皮,悠闲自在。

????????葛仙翁在旁低声道:“是上洞八仙中的钟离道兄。”

????????“上洞八仙。”

????????6青峰闻言一惊。

????????这可是逍遥仙真,八仙各有神通,全都是金仙人物,在三界当中名头响亮。也不知,此来天河所为何事。

????????心中想着。

????????拱手作揖,朗声道:“见过天师、菩萨、正阳仙人。”

????????“真君客气。”

????????“见过道兄。”

????????张天师看向6青峰,又向葛仙翁还礼,口中道:“星斗灵官禀报,说是星斗门户外有人逞凶,袭击天蓬真君,陛下震怒,命贫道前来助阵。”

????????说着。

????????张天师左右看去,最终目光落在葛仙翁身上:“有道兄在,却是用不着贫道了。”

????????“张道兄误会。”

????????葛仙翁苦笑道:“贫道并未出手,完全是真君一人之力。”

????????“哦?”

????????张天师听了一怔,心中犯疑——

????????那前来奏报的灵官,分明称天蓬真君被人吊打,伤势极重,最终被生擒活捉了去。

????????若非葛仙翁出手,又是如何脱困的?

????????当真古怪。

????????不止张天师。

????????一旁净坛使者菩萨与汉钟离也都一愣。

????????那净坛使者菩萨更是忍不住向身旁汉钟离抱怨道:“道兄门下道童尽是胡言,真君分明好好的,怎可说是被人打了埋伏,生擒了去?”

????????这位菩萨性子惫懒。

????????奉大师兄之命到来,在天河转了一圈,就觉无趣。

????????不愿苦等。

????????于是便找上八仙,一个个洞府山门吃过去。

????????这次正好轮着汉钟离。

????????净坛使者菩萨喝酒吃肉不忘正事,担心错过,还让汉钟离派了道童去到星斗门户等候,一见天蓬真君就来通知他。

????????方才。

????????道童匆忙来报,说天蓬真君被人擒了去。

????????净坛使者菩萨连嘴上油光都来不及擦,就急忙赶来。

????????累的喘气。

????????此时见6青峰好端端的,自是不满。

????????觉得坏了酒兴。

????????6青峰见状,打圆场道:“误会。都是误会。”

????????“……”

????????汉钟离被埋怨,也不知什么情况,闻言忙问道:“不知是何人胆敢在此逞凶,居然敢对真君下手?”

????????张天师、净坛使者菩萨也看向6青峰。

????????好奇谁人。

????????6青峰笑道:“不是旁人,是贫道昔日对头托塔天王佛。此人意欲夺取天河,却被贫道生擒。想来不忿,这次是要报复贫道。”

????????“什么?”

????????“怎可如此?!”

????????张天师闻言怒道:“李靖扰乱天河,犯下大罪。陛下看在燃灯上古佛的面子上,才放他回灵山,怎敢回来报复?真君莫恼,贫道这就去禀明陛下,定不轻饶!”

????????6青峰与葛仙翁对视一眼。

????????前者不言。

????????后者笑道:“道兄息怒。李靖已经被天蓬真君镇压在天河当中。”

????????“这——”

????????张天师脸色一滞,没想到被生擒过一次,这天蓬真君居然还能将李靖镇压,一时惊着,忙道:“真君好本领!”

????????净坛使者菩萨、汉钟离也暗暗惊诧。

????????如李靖那般人物。

????????一身本领与他们也相差不大,甚至昔日领兵,诸多法宝在手的李靖,战力更在他们之上。

????????这般人物,居然不长记性,被人生擒两次。

????????这第二次更是被铁血镇压。

????????眼前这位天蓬真君的本事,看来当真是不输传闻。

????????“侥幸。”

????????“侥幸。”

????????6青峰谦逊有礼,并不自傲,口中道:“三位来的正好,我与仙翁正要去水府吃酒,不如同去?”

????????“好啊!”

????????“方才在钟离府上未曾尽兴,正好去真君水府续上。”

????????净坛使者菩萨第一个应下。

????????汉钟离自是无可不可。

????????张天师却拱手道:“真君见谅,贫道还要回去复命,便不叨扰了。”

????????一旁。

????????“险些忘了!”

????????净坛使者菩萨闻言,却是猛地一拍脑袋,大着嗓门道:“大师兄让我上天来请真君,险些误了正事。这是请柬。”

????????说着。

????????将竹笺递给6青峰。

????????“大师兄?”

????????“大圣爷?!”

????????张天师、汉钟离、葛仙翁一听,全都惊着。

????????看看净坛使者菩萨。

????????又看看天蓬真君。

????????心头一掀,各自念动。

????????“大圣爷?”

????????“该不是——”

????????6青峰也被惊着。

????????也有些心虚。

????????接过竹笺一看,上面倒是中规中矩,只是请他去花果山一叙。

????????想了想。

????????6青峰收下竹笺,向净坛使者菩萨道:“贫道方才出关,天河尚有许多庶务要处理,一时脱不开身。”

????????脚踏两只船最是凶险。

????????大圣爷召唤,6青峰不敢不去。

????????但是去之前。

????????却还要细谋划,也要跟玉帝报备一番才是。

????????“该是如此。”

????????净坛使者菩萨也不着急,咧嘴笑道:“老猪近些日就在天宫,真君处理完了,知会一声就是。”

????????说话间。

????????这八戒嘿嘿笑着,伸手摸着大肚皮,眼珠子滴溜溜转着。

????????6青峰见状,当场会意,忙道:“既然如此,不如先去我那水府中,吃些酒水。”

????????“哈哈。”

????????“那就打扰了!打扰了!”

????????八戒大笑着,一口应下。

????????当即。

????????张天师满怀心思,出了天河。

????????6青峰则与葛仙翁、净坛使者菩萨、汉钟离,一同回转水府。